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登文网易博客

50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员

赵登文(冰雪之梦)。国家高级摄影师,在国内外30多家刊物发表作品3000余幅。并获得国际、国内摄影大赛金、银、铜,优秀奖130多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第7届、第8届、第9届国际人类贡献奖获得者。现为国际摄影家协会、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协会博学会士,多家媒体签约摄影师。作品突出边疆地区风光和民俗,以捕捉边疆少数民族独特的地域文化为起点,形成了低沉厚重的独立风格。本博全部图片为本人原创,媒体、网络使用请与博联社或本人联系并署名。本人已授权博联社代理本博客所有原创内容版权,侵权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木吉,天堂的故事  

2009-02-09 14:58:21|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吉,天堂的故事 - 冰雪之梦 - 冰雪之梦-------激情燃烧的岁月

            冰天雪地高原行之二-----天堂里种树那只是梦想

 在他童年的梦里,新疆遍地绿洲,可那“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乱石走”的气势,又在他童年的梦里映上几分荒凉,几分雄奇。从上山那天起,他就想在那山风中播下荒原的青春,在那黄沙中种植繁茂的绿茵,那怕是一棵。因为那是生命的像征。

八月的西部高原,仍然朔风劲吹,沙石呼啸。在戈壁大漠上创造绿色这一宏大构想,很早以前就曾在第一代防军人心头萌动。

树,木吉方圆几百里,没有一棵树,这太残酷了。

第一代边防军人来的头一天,就种下了一棵树。 炎阳过多的辐射,风沙过多的吹打,冰雪过多的蹂躏......这棵树承受不了太多的打击,渐渐枯萎了,只留下一杆枯枝。于是,他们又种下了第二棵、第三棵.......

当他们洒下过多的汗水,流下更多的泪水,种了那么多的树,那些致生命于死地的炎阳、风沙、冰雪,并没有就此退缩。

这种大漠无情的冷眼与拒绝, 使他们唯一的希望,长久的幻想也渐渐消失了。

在木吉这样的地方,一棵树将怎样成长? 这个问题已经缠绕了官兵好多年, 漫长的岁月和无情消失的时间也无法冲淡那种近乎怀念的情绪。

那年6月,艾里木江利用下山的机会,专门到园林场买了12棵树,移苗、运送、换土一切都很顺利, 一个月之后,一棵棵树苗都低下了头, 就连原有的几片叶子也开始下落。太幼小了,还没有入冬,就失去了生命力,第一代边防军人的悲剧在这里重演。

虽然万物生长离不开太阳, 但它们并不喜欢帕米尔的太阳。紫外线万箭齐发,射伤了枝体,击穿了土层,他们认为是太阳的罪恶。

这不是“将军树”,难道给每棵树打一把伞吗?

一天又一天,种树成为木吉官兵心灵的重荷。

第二年6月,官兵们又一次下山,小心地将15棵树用土包好,特派小车送往木吉。一冬天过去,小树苗又都“夭折”了,这哪里是生命延续的地方,这里只有慕士塔格的冰,公格尔的风。

那几天,艾里木江心情极其复杂, 总是阴沉着脸,手里抓着一把沙土,蹲在树坑边一声不吭。那被岁月的烟尘和高原紫外线黧烤的面色显得更加黑暗,望着雪山,他不明白为什么他至死不渝地深爱着的雪山如此的吝啬,如此的冷酷。

有人说,在这里缺少生命必须的一切, 唯一不缺的是死亡。不!不缺的还有希望!

要想在“一天四季”的戈壁荒滩上种活一棵树, 得针对气候变化进行研究,树不过冬而死,那是气候干燥,地面不潮湿,过冬而死,那是气候太冷不保温。又一场宏伟设想在艾力木江心里形成了。“只愿身在此山中”, 为什么不能寻找生命力强的高原树?

第三年6月,身为副所长的艾力木江决定到400公里以外的塔什库尔干去寻找高原树。 他发现在那里生长最多的是柳树,根深、抗旱、耐冻,就将15棵不到1米的柳树,小心地用塑料袋等包装后, 经过三天时间的颠簸才拿到派出所。为了适应风大、干燥、紫外线照射、严寒等多种情况,官兵们把树坑挖大,拉回来牛羊粪, 在坑里深翻,浇上水,上面盖上薄膜,保持一定的温度。 第一个冬天过去,又死五棵,第二个冬天又死了一棵。

那时,当你走进木吉派出所营院, 那九个一米见方的木栏成了独特的风景,为养活这几棵树,他们专门制做了九个木栏,每到冬季,将木栏围在树的外面,用马粪、草将栏子灌满后,外边再用塑料布实行全包装, 并在每棵树下面灌满水,即潮湿又保暖,这样才能过冬。

终于,高原柳活了,长到了1.5米,1.5米啊!......

这1.5米的高度不简单,在官兵们心中,它的高度要比这里的海拔高度高的多。这是木吉官兵对绿色的渴望,是对生命的挑战。临别时,我对他们说,不久的将来,我还会来的,我要再一次看看官兵们亲手种下的高原柳,将成长为什么样子了?

这一次来木吉,一下车,我就奔跑到院内,原来的树一棵也不见了,我久久地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