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登文网易博客

50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员

赵登文(冰雪之梦)。国家高级摄影师,在国内外30多家刊物发表作品3000余幅。并获得国际、国内摄影大赛金、银、铜,优秀奖130多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第7届、第8届、第9届国际人类贡献奖获得者。现为国际摄影家协会、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协会博学会士,多家媒体签约摄影师。作品突出边疆地区风光和民俗,以捕捉边疆少数民族独特的地域文化为起点,形成了低沉厚重的独立风格。本博全部图片为本人原创,媒体、网络使用请与博联社或本人联系并署名。本人已授权博联社代理本博客所有原创内容版权,侵权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木吉,天堂的故事  

2009-02-09 14:47:51|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吉,天堂的故事 - 冰雪之梦 - 冰雪之梦-------激情燃烧的岁月    

                           冰天雪地高原行之一-----火山喷出泥石的地方

 这个季节,我忘不了高原兄弟过年的真诚和热情!

这个季节,我曾经在雪域地带和大家一起同乐过!

这个季节,我的心早已飞到了那梦中的冰雪高原!

这个季节,我在年三十真实地站立在这片高原上!

过年了,我想选择一个安静而又充实的地方,回忆一下我过去走过的路,看望一下我过去一起工作的战友,再一次听听过去他们给我讲的故事……于是,我选择了高原。回忆和记录了我的兄弟们和他们妻儿的高原生活经历。木吉之行,我共分四部分,只是想说说,看完了,听完了,就别想那么多,因为这是高原……

大年初三,我进入了木吉。提起木吉,我砰然心动。一些亲身的经历、一些真实的感受,一些朴实的语言,这一切又都闪跃在我的眼前。对于高原,我有一种解不开的情结。巍峨的山峦,清澈和湖水,奶茶的清香,牦牛的憨态,无不令我暇思万千。还有高原人那足以拥抱世界的笑容……

越野车很快就驶进了沙湖河谷,沿途看不到一棵树,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致, 只有曲曲弯弯的木吉河能带给我些快意。在我的感觉中,太阳钉在天中的时候,这儿是僵死的,就连风也不呼吸。暴风雪过后的清晨,这儿是凝固的,枯死的小草也就变成了雕塑。

木吉,柯尔克孜语意是“火山喷出的泥石”。 很遥远,这不仅是地理的,也是心理的。道路崎岖, 氧气稀薄,人烟稀少,俗有“宁蹲监狱,不上木吉”之说。

远远望去,被称为“冰山之父”的慕士塔格峰, 象一把直插云宵的利剑,银光四射,海拔7719 米的公格尔峰云翻雾卷,木吉边防派出所就隐藏在那高大山峰的背后。

越野车喘息着,越爬越高,我坐在后座上, 紧紧盯着眼前的山峰、河川,要知道一场山洪、一场暴风雪、一阵泥石流,都足以将过往的人畜丧命。五个小时的颠簸,艰难地穿过了80公里的山路,驶进了木吉派出所。风中站立着几个官兵,衣着整齐,精神饱满,黑红的脸上显露出高原特有的本色。再一看,我的战友小袁就在派出所,这让我大吃一惊,我和他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几年没见面了,没想到他从浅山沟钻进深山沟,从底山头转到高山头,而他的笑,在我看来,竟比帕米尔的阳光还要灿烂呢!

    看着他酱紫色的脸,往日的一幕禁不住又浮现在了眼前:那年10月,我参加总队工作组在木吉考核, 一名叫艾则孜的警官在完成擒敌拳时,因用力过大, 晕到在考场上,考核组决定让他休息, 但他想一个人不参加考核,要影响派出所成绩,坚持完成每一个动作,终因氧气不够,又一次晕倒,在工作组携带的氧气袋作用下,才慢慢醒来。 这一点已验证了他们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训练是何等的艰难。

翻开副站长艾里木江的干部履历表, 我快速记录了以下数字:荣立二等功两次,荣立三等功五次,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和“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公安现役部队优秀基层干部;自治区第二届“十大杰出青年”;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公安边防部队十大边防卫士……

事情还要从1988年,一场大雪将帕米尔高原变为银白色的世界,枯死的小草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空气好象冻凝了,连雪山也似乎冻得紧缩在一起。这时,从公格尔峰后边的山沟里, 抖抖索索地钻出了一辆大卡车,艾里木江就此开始了他已16 年的高原生活。

是啊,屈指一算,他上山已经16年了,这在一个人的生活历程中是不多见的。

在这条艰难的路上,流汗、 流泪取决于一个人的意志, 但时间不允许他们将全部精力耗费在这条荒无人烟的山道上。在艾力木江任司务长的两年时间中,为了派出所的一粒米、一滴油、一片菜叶,他36次下山, 在途中颠簸241天往返达10000多公里,平均每天要走40 多公里,这里面所包含的艰辛用语言是难以表达的。

长期的高原生活使他患上严重的脑血管衰老等多种疾病,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了许多。的确,他太累了,为了工作,他实实在在把根扎在了木吉。翻阅了木吉派出所几年的干部考勤表, 发现他下山的时间一年比一年少了,那一年,他全年在家待的时间只有20天。有5人已有八个月时间没有下山,不是他们不愿下山,而是无法下山,大自然巨大的抗拒力,使他们在山洪、狂风、冰雪中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

克服生活和家庭中的困难, 是木吉派出所官兵人人都面临的现实的一部分。最艰苦的是要到海拔4500 米的边防线去执勤。我们到木吉时, 其中有三名干警刚从执勤点回来不久,他们是5月份上去,10月份才回来,一个个黑里透红,脸颊上泛着块块白皮。我们的到来, 使他们兴奋、激动,有点语无伦次, 但我仍然被那断断续续的话语带进了一个画面:

天,高远、湛蓝。锦锻般的大雪,倚着山势, 勾勒出帕米尔高原的明暗起伏,山塬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青色的光,除了偶尔有几只苍鹰在高空盘桓,掠过, 这高山世界就只有他们三个了。

大黑马悠悠地走着, 蹄下被踩实的雪发出一阵阵有节奏的嘎嘎声,口中哈出的白气被一团团地冻在帽缘上,

刮风时,飞雪打得人睁不开眼,张不开嘴, 只有下马步行,饿了,掏出馕(一种用面做的饼子)来充饥,但馕已冻得梆硬,几乎没法把它咬动, 于是他们慢慢蹲下来捏起一个雪团吃起来。

满天星斗的时候,他们选择好地方安营扎寨, 睡觉,对一般人来说是休息,是享受, 是一种劳累后的报偿。然而对他们来说,却成了难以完成的负担,那里海拔高,空气稀薄,几个人裹着大衣躺在帐篷里辗转反侧,难以成眠,气又憋,头又疼。 要知道他们是在忍受着高山反应的折磨,抵御着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才入眠的。

  评论这张
 
阅读(652)|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