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登文网易博客

50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员

赵登文(冰雪之梦)。国家高级摄影师,在国内外30多家刊物发表作品3000余幅。并获得国际、国内摄影大赛金、银、铜,优秀奖130多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第7届、第8届、第9届国际人类贡献奖获得者。现为国际摄影家协会、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协会博学会士,多家媒体签约摄影师。作品突出边疆地区风光和民俗,以捕捉边疆少数民族独特的地域文化为起点,形成了低沉厚重的独立风格。本博全部图片为本人原创,媒体、网络使用请与博联社或本人联系并署名。本人已授权博联社代理本博客所有原创内容版权,侵权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军旅日记  

2008-07-01 10:03:59|  分类: 军旅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在高原

 讲完这些故事,我跳动的心再也无法平静, 我要告诉大家,这不是发生在另一个星球的故事, 他是我的战友,兄弟姐妹。现在我就真实地站在这片高原上,要和他们生活、战斗...

  高原是一面纯洁的镜子,反射着城市生活中习以为常的荒诞与空虚。

  然而,还不仅仅是这些。高原也许是一个象征,记象征了我们潜藏于我们内心的一种深刻的逃离欲望。是简单想要逃离复杂,个体渴求群体、精神妄图逃离肉体的欲望。

  吉普车在狭窄的公路上风驰电掣,我把目光移向窗外。我忽然想起一位朋友说过:帕米尔高原就像梦一样。

  也许又一个梦幻即将开始,也许我只是从一个梦进入到另一个梦,想到这些,我顿时感到庆幸无比。

  很多的时候,人被一种宿命的感觉控制了,于是生命就不再属于自己。

  没有到高原以前,我以为我是自由的。到达高原之后,我的自由被剥夺了,不是被某个人剥夺的,是自由剥夺了自由本身,因为自由曾经是一种生存的意义。

  在高原的时候,灵魂放弃了选择,我感觉自己消失了,成为碧蓝天空中的一片云朵,然后等待着再一次降临人世。

  翻过老虎口,就看到了卡拉库里湖,像一面镜子,镶嵌在高原的边上,当年有一位作家带头他的妻子来到这里,他的妻子被高原的风景感动了,回去设计了一套服装,取名“高原就像梦一样”,荣获了全国大奖,高原情结更是她取之不尽的灵感之源。

  车子穿越老虎口,我只看到了荒凉这美;

  路过卡拉库里湖,我惊叹于她的纯净之美;

  翻越慕士塔格峰,我只领略到险峻之美;

  说实在的,关于高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和意见。想要统一起来是万分困难。这一点在我走上高原之前还不明白。我那时候觉得,大家都是奔着一个目标来的,想法也大概相差不了多少。比如说,欣赏高原景色,感觉高原风情什么的。可是后来我知道,所有这些都是表现而已。潜在的我们心中的是另外的欲望,这欲望与我们表现出的样子差得好远。

  无论我的记忆如何清晰,高原之行都有一种梦幻般的色彩。

  与城市生活相比,高原的日子变得异常简洁,只剩下几幅经过裁剪的画面,定格了,当我想翻看它们的时候,就如同回到梦中;当那些生活不再呈现的时候,我就只能添加想象,如同清晨醒来,昨夜的美梦早已无影无踪。

  车子停在高原上,公路两旁是无边的戈壁,几珠干枯的植物被风吹向一边,我忽然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后一个牛仔,是进化的某一分支的终端,在一望无际的帕米尔高原上,我向着终点驶去。听到车子由远而近的轰鸣声,我才感到有一种真正的漂泊感。我深处自己被遗弃了,阳光灼热,空气稀薄而干燥,仿佛要把所有的生命都蒸发掉。

  有时候快乐的人感觉很是特别。它像是从心底里冒出来的,没什么其他的缘由。车在高原上飞奔,那种奇特的感觉不断袭来,如同心底盛开千万朵鲜花一般。在荒凉的背后孕育着无限的广阔和自由,我知道这种感觉如不是身临其境,绝不会心有所感。

  公路弯曲,伸向天边。人的视线也容易被这条山路引得发呆。

  看到这些,眼里流出泪花,我有种难以抑制的悲伤。透过车窗,我向前望去,大一条大路的头,隐隐约约闪耀着几缕动人的光,我看清了,那是雪山反射出来的光,一直射向天空甚至更为遥远的地方,直到把高原所有的事物笼罩在一个远古的透明的世界里。

  我脚下的这片高原,平均海拔超过四千米。

  她们是美丽的,是高原难以驯服的,是高原的另一种风景,是乏味单调的高原生活中暗藏的激情。她们同样是神秘的,就像雪山深处的雪莲,等待着你去发现、采摘。

  一位战友讲,他初到高原,总是被恶梦纠缠。每天夜里入睡的时候,都暗暗祈祷,安静吧,让我一觉睡到大天亮。然而,刚刚闭上眼睛,那些令他恐惧的形象就纷至而来。被梦境控制着,从一个梦逃向另一个梦。就是摆脱不了,为此而烦恼。

  另一位讲:他到高原以后,每天都的安捺不住的兴奋,晚上睡不着,早晨却醒得很早,我觉得这不太正常,是不是有病啦。高原,我梦中的高原是怎样的?这个问题至今让我迷惑不已。车子翻过苏巴什达坂的时候,天上正在下雪。我只穿了一条单裤,风从车子的每一个缝隙中钻进来,冻得人直打哆嗦。小张从在中间不停地说,过瘾过瘾,这才是高原啊。一边说一边颤抖着从怀中取出相机,对着雪中的山路拍几张。

  在那里,我努力使自己高兴起来,但是雪粒又钻进门缝,说实在的,这个时候我只相保持沉默。

  红其拉甫山口海拔5100米,被称作鬼门关。有很多人一到这里就不行了。头晕、呕吐、四肢无力。这种情况叫做高原不适应综合症。简单来说,就是高山反应。

  我被窗外的大雪吸引住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窗外,极尽目力相到一层又一层白茫茫的雪片后面隐藏着什么样神秘事物,我们就是以这样的姿势穿越高原的。

  在高原上,你会呼吸着有生以来呼吸过的最清新的空气,看着有生以来看过的最晴朗湛蓝的天空,感受到巨大的快乐。

  在这寂静的辽阔的高原上,在这晴朗纯净的早晨,我的脑袋微微“发沉”,但思维突然变得异常透彻,这个世界让我惊奇。但愿这不是梦中,我暗暗对自己说。

  那里的雪山,对它们来说,我的存在只是一个瞬间,它们才是永恒的。对我来说,它们的存在只是一个瞬间,美才是永恒的。

  我想,也许这才是我一直未曾发现的真实。

  我一直在想,我可以支配生活。而事实上,我一直在被生活支配着。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彻底陷入了疑问当中,在无法生存的地方,涌有生命,这绝不是梦幻。我知道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一种渴望,我希望在那种神秘的地方,我会找到答案。这个答案,就在靠近天堂的地方。

  笔直的大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高寒戈壁,平缓起伏的山脉之间一道又一道,我们的路就在这些山脉之间迂回辗转。

  蓝天和白云,这些在文字世界里最常用的词语,此时此刻变得生动起来,因为我的眼前的真实世界里只有它们。天太蓝了,好像可以直接摸到一样,仿佛是被污染了的地球向着宇宙打开了一个窗口。那些云彩是献给外层空间的哈达,在窗口飘来飘去。我看着,似乎把时间和空间给忘了。

  向往雪山,向往高原的人们,都怀有仰慕的心情。在他们的意识里,有一种难以诉说的神秘。在最靠近蓝天的地方等着他们去发现和经历。没去运高原的人都这么想。去过的人就有所不同,因为这个地球上最独特的地方被他占领了。

  对任何人,高原上绝无仅有的蓝天、白云和稀薄的空气都有着直接的震撼力。天气阴沉,雪还在下着,我的头晕的厉害,坐在车内想写点东西,发现根本没词儿。

  曾经有人说过,“在这样的高度上,如果你大笑一声,也许就会永远留在这里。”

  我至今无法形容,当我稳定心神之后抬眼看到的景象。那是由蓝色和白色两种色块组成的最简洁、最清晰、最透明的景象。蓝天衬托下的冰雪世界,给我的直接感受是:这里就是天堂。在高原深处,人的感觉容易变得迟钝,倒不是体力不支的原因,而是这里的一切都太单调了,永远都是一幅画面,雪山、白云、蓝天。

  那个瞬间,我离高原越来越远,我知道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只有离你而去的事物才最终令你心动不已。

  初到高原的好奇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继而是难以克制的无聊和厌倦。每天都是同样的工作,看到的景象也是那些,时间好像凝固了,看不到任何变化的可能。

  回到都市,我有点儿窒息。在模模糊糊的大气中,只看得见大概的轮廓。空气,这也叫做空气?呼吸着浓重的汽车尾气,比高原缺氧还难受。

  一天,我忽然收到了远在西安的朋友来信。在此之前,有两年时间我都没她的音信。她说,她从杂志上看到了我发表的文章,很是感动。她觉得我写的很棒。她不知道我去了帕米尔高原,如果早知道的话,她也要跟我一起去呢!

  太阳很近地灼灼烤着我们,距我们不算太远的雪峰上刮来很凉的风,空气中弥漫着极浓的高原味道。这一切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具有极强的诱惑力,就连我自己也解释不清楚是因为什么。

  这里是太阳的故乡,走近太阳,你的心就像大海一样辽阔;走进太阳,你就会像山鹰一样展翅飞翔。

  西部女作家刘烈娃在红其拉甫边检站前哨班宿营车前的几块石头上“题词”,写下了“精忠报国”四个字。写出了边防战士一片赤诚爱国之心。

  99年8月12日,也就是题词后的4年,刘作家又一次来到高原,她想,4年过去了,那块石头还在吗?下车后,她几乎是连奔带跑地扑向那块清晰地写有“精忠报国”的大石头。天!她还在。

  几年来,到这里参观的团队不知有多少。每到这里,他们总是静静地站在一旁,注视这里的一切。

  也许,在她们同样静静的生活中,没有想到,一块矗立在路边的石头,竟会有着这样一些美丽的故事。

  走到西部的太阳里去,她们选择了高原,就是选择了光明,选择了人生道路上一个辽阔的空间。

  高原壮美无经,高原荒寒难耐。

  高原的贫瘠、高原的传奇、高原的现实、高原的精神与物质、高原的冷漠与亲近。

  高原,一言难尽。

  有人说:帕米尔高原是一块巨大无比的调色板,随时都可以调出五颜六色来,想怎么调就怎么调,没有定格,没有时空限制,全凭宇宙的摆布。

  有人说:红其拉甫达坂在帕米尔高原升起的五色圣火,鲜红、苍黄,是天界与人间的映像,是自然与生人的挑战,因而成为特有的神秘世界。

  高原是一部书,一部够人读一辈子的书,一部也许永远读不懂的书。

  只有你才知道我还在苦苦寻觅着那苍凉。那苍凉属于西部,属于山野,属于西部军人。对于我来说,高原就是一个被特别规范了的定义,不管走到哪里,只要看到一种线条,我就忘不了高原,只要看到一种色调,我也忘不了高原。轮廓就那么粗粗大大,内容就那么简简单单。

  面对发生在这里的故事,我不知在缺乏同样人生体验的读者中能否引起如我一般的共鸣。总之,我被深深地感动了,以至于热泪盈眶。

  不敢到艰苦的地方,还有何颜面对待生活。可是我从中分明感到了一种力量和激情的强烈震撼……

  新疆没有小气的东西,你听听那山的名字:天山、昆仑山、阿尔泰山……哪一个不气派得吓人;你再看那河:伊犁河、塔里木河、叶尔羌河……哪一条不骚动着冰冷的热情,当你走山无遮无拦的帕米尔高原,几天看不见一个人影时,你会怀疑自己;我还在地球上吗?

   那些获得第二次生命的外国人离开前哨班时,都带走了一个使他们终身难望的名字:天界

  他们也记住了一个海拔高度:5100米.

  5100米,这是红其拉甫的高度。

  我就是怀着这样的心境,这样的气魄,走上了高原,走进了帕米尔的心脏。

  评论这张
 
阅读(78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