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登文网易博客

50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员

赵登文(冰雪之梦)。国家高级摄影师,在国内外30多家刊物发表作品3000余幅。并获得国际、国内摄影大赛金、银、铜,优秀奖130多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第7届、第8届、第9届国际人类贡献奖获得者。现为国际摄影家协会、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协会博学会士,多家媒体签约摄影师。作品突出边疆地区风光和民俗,以捕捉边疆少数民族独特的地域文化为起点,形成了低沉厚重的独立风格。本博全部图片为本人原创,媒体、网络使用请与博联社或本人联系并署名。本人已授权博联社代理本博客所有原创内容版权,侵权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军旅日记  

2008-06-16 19:55:08|  分类: 军旅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上的树木

  我们走向荒原,一览无余的荒原好大好大。
没有任何可以辨别方向的参照物,也没有任何曾有过记忆或目前可供记忆的独特地形。也许是前几天,也许更早一些,风又一次完成了对眼前这片旷野的雕塑。那些形体完全如同海面而唯有颜色不同的造型完整得令人难以置信。绝无任何足迹,绝无任何损伤,被风吹出的绵长的沙纹俨如斑马线,恰似指纹,以艺术的味布满沙梁和沙地,天然的和谐与巨大的完整扭转笼罩着所有视野能触及到的窨。
  这时你仅仅意识到你的渺小是远远不够的。渺小挤压出来的慌乱和恐惧就像是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野黄羊会时时一闪而过。红得如同在滴血一样的旭日文静地在远方的山包上席地而坐,这是在荒原这块偌大的背景上唯一的可以突出的景物,你真的觉得它离你很近。
  仰目望天,俯首瞩地,在天地之间整齐划一的两种颜色中寻找联想,牧放情绪。不知过了多久,我发现在太阳炫目的光环下,远方另一座沙丘有一个绿色的东西在晃动,打乱了这纯正无杂的完整形成的单一。我说那是一棵树,我为意外的树而惊叫,老所长却大笑起来。
  我以为的树走过来,真实地站在我的面前。那身军装是滴在这片黄沙上的一点绿,在荒凉中抖动着从外部移植来的风采。老所长说:“他是来接我们去哨所的,哨所掩蔽在远处的沙梁之下。”我的误会成了诱发点,关于树的话题去哨所的路上一直延续着。
老所长说:在这些黄灿灿的波浪上本来就不可能有树生长的。从现代艺术的构思的角度出发,他是很想移植一株树于其上的。
  他(我以为的树)说,五年前他在这块土地上确实见到过树。那次支巡查边境,一场罕见的大风将他截在了半路上。风卷起的沙石狂飞乱舞,遮天蔽日,世界仿佛回到了混沌之初,一片模糊不清。无依无靠,无遮无掩,他和他的马被风吹得醉汉一样摇摇晃晃地东躲西藏,时时顺风而退。大概已是傍晚时分,他退到了一条他所不知的干涸的河床之中。在河床里他遇到了依然还挺立着的遮挡之物,他和他的马躲在遮挡物后潜伏了一夜,甚至还进入了梦乡。风平定后的黎明之际,展现在眼前的是十几株饱经风霜的树木。无枝叶可言,树枝全被风折去,唯有表皮皱裂的树杆略有倾斜地站立着,顶端依稀残存着绿意。他知道,它们有的还活着。活在这几乎枯死了天地里。
  走下沙梁又是一片平坦的褐色戈壁。哨所在这块偌大的无人问津的土地上围起一个小小的世界。这小世界区别于它外部世界关键在于除了绿色的军装在随风摆动外,还有一株能供四人乘凉的柳树。
  树的周身缀满五月里新生的叶,细细的长长的枝条如少女的长发飘摇着少女的柔媚与温顺,还未伸展彻底的柳叶似乎还未从春天的梦幻中醒来。看着这树你会想起孩提时代曾折断柳枝编过的花环一样的凉帽,将它套在脖子上或戴在头上,在太阳底下唱你自己而他人永远不会理解的歌。你更会想起柳笛的轻慢之声如云如烟飘散而去,清脆之音如泉如河流淌而走,你的情绪如同抽丝一样被抽得很长很长,无法再收回到那个小小的音孔里。
  时光还早,我们坐在哨所那株柳树下谈天说地。他(我以为的树)说他是湖南人,大家都难以置信。他的眉棱、鼻梁很高;黝黑而方正的脸上散布着不多但也不少的黑胡须,话语中还不时夹杂点儿维语词汇。而关于树的话题最终还是被他给打了个句号,他说谁有幸能见到那片树林是他的造化。
  于是我们骑马如荡舟一般走向戈壁更深处。均匀而雷同的色泽渲染出土地的雄劲与磅礴,如同瀑布般倾泄而下的阳光烤得人浑身发热,气血躁动。翻过一十道沙梁之后,我们终于站在了那片树林之前。
  没有随风摇曳的细枝嫩叶,深褐色或紫绿色的躯干在阳光下泛动着亮亮的光泽,有树木之形,却无树木之态。苍劲的枝条并不高大,最高与人相比上下,如木而生,似林而聚。有几株已仆倒在地,更多的峭然挺拔。应该说它们不是树林,你用马鞭去敲击,那铮铮之声如铜锤似古筝,使你回忆起遥远而不可知的岁月。应该说它们曾经是树林,在这片戈壁之前未彻底演化成戈壁之前,它们茂盛、生气勃勃,是一片能留住春天的绿色。更应该说他们现在还是树林,至今它们没有离开生养它们的土地,没有改变树的天性,依然在证明这块土地曾经有过的生命活力。它们为已逝的日月、故事和歌久久站立,是这块土地的一条条等待着人们读懂的注释。
  这一片树林太遥远、太遥远,远得如同在天上。但无论如何有点情感我将张望身不渝。它证实了西部这片浩瀚的土地上无数生命的存在,证实了那里还有无数的树林——橄榄林。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